沪台教师携手“播种”传统文化 让中华文明浸润孩子

上海1月20日电 题:沪台教师携手“播种”传统文化 让中华文明浸润孩子 记者 陈静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怎样融入课堂?如何走进孩子们的生活、走上舞台、走向世界?上海宋庆龄学校(简称“宋校”)邀请台湾的老师们共同探索在孩子们心中“播种”中华传统文化,让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浸润孩子们的生活。 亲手造一张纸,触摸传统文化的肌理;亲手染一块布,体验传统文化的质感;……在一年的时间里,孩子们跟着台湾老师和宋校老师,用自己的双手、双眼、双耳,甚至呼吸,去感受、体悟传统文化之中的中国智慧和精神。 宋庆龄学校中国部小学校长汤慧慧表示:“两岸的教师传递给孩子的是‘止于至善’的大学之道,更是中华民族仁爱、尚礼、志学、颂雅的优良品质。”台湾教师用讲座形式带着孩子们《走进台湾》。 陈静 摄 在学校特别为孩子接受传统文化熏陶而设立的工坊里,记者看到了师生们一年来的杰作:粗糙的手工纸、云彩一般的染布、充满想象的书画习作……三年级的郭容言说到传统文化课的体验,脸上立时绽放笑容。她说,来自台湾的宽宽老师让我们脱了鞋子,光脚踩在上海老布上,去感受老布的纹路,还用老布和大家做游戏。五年级的赵欣怡则表示,在传统文化课上,我不仅了解了很多,还学会了静心。 在台湾道禾实验学校老师们即将离开申城之际,他们又带给孩子们一场特别的讲座——《走进台湾》。孩子们也用闽南语演唱的台湾民谣《天黑黑》和传统的茶道回应着。举手投足间,孩子们流露出的是中国人传统的“知书达礼”、“温文尔雅”。宋校教师向记者展示孩子们造出的纸头。 陈静 摄 来自台湾的林政立老师,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林师傅”。林师傅说,在台湾,学校常常与传统文化工坊合作开展传统文化技艺的传承。在林师傅看来,在上海,传统文化其实就在孩子们的身边,浸润于家庭之中,只是被快节奏生活淹没。他们的到来只是将传统文化用孩子们喜欢的方式呈现出来。 宋庆龄学校中国部小学老师黄文婷感慨道:“当传统文化教育真正落实到动手做之后,孩子们学到的就不仅仅是技艺了,而是打通了多学科的学习。她举例说,比如扎染,就会涉及数学问题,一块布怎么折才能出现想要的图形,折几次能出来多少个几何图案又是倍率的问题;调配染料需要称重,染的过程又有化学反应,这些都会激发孩子们去主动学习。”在台湾教师的指导下,孩子们染出了彩云般的色彩。 陈静 摄 参与传统文化教育项目的宋庆龄学校中国部小学信息科学老师陈伟还告诉记者,学校的传统文化教育是立体的、浸润式的。他说:“为了完成作品,孩子们还学会了合理地安排时间,学会了团队合作,组成合作小组,有了初步的项目化管理的意识。” 据汤慧慧介绍,在过去的一年里,学校基于多年累积的传统文化教育实践,初步建立了传统文化课程的框架和模块。学校通过“传统文化融入课堂”“传统文化走进生活”“传统文化站上大舞台”“传统文化走向世界”四个维度,对孩子们进行系统地、科学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学校还从二十四节气入手,整合了“节气与山水”“节气与韵律”“节气与工艺”“节气与健康”四大主题和模块,并开展相关课程建设研究,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科学、语文、数学、英语、音乐、美术、体育等课程,把中华传统文化教育与孩子们日常的学习和生活紧密贴合。 宋庆龄曾说:“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上海宋庆龄学校校长封莉蓉对记者表示:“两岸教育者的分享与合作,正是将热爱和传承中华文化的种子和最宝贵的大爱精神播撒在孩子心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颗种子一定会生根、发芽、生长,成为庇佑两岸福祉的参天大树。”(完)

中国定向公开赛海南昌江站开赛 600余名选手穿越雨林

海南昌江1月20日电 (符宇群)“昌江我来了!霸王岭我来了!”伴随着选手们开跑口号声,1月20日,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首场国家级全民赛事——中国定向公开赛海南昌江站在霸王岭国家森林公园开赛,来自全国各省市专业定向运动员、户外运动爱好者等600余名选手在比赛过程中尽享运动快乐,揽尽霸王岭沿线生态人文之美。1月20日,中国定向公开赛海南昌江站在霸王岭国家森林公园开赛。 符宇群 摄 定向运动起源于欧洲,是指选手利用地图与指北针,依据指定的线路图,利用徒步或跑步,依次到达线路上的各个点标,并在打卡器上打卡,然后到达终点,以全程耗时最少者为胜的一项体育赛事。登山定向赛中,选手按照地图路线,穿梭在参差古木间。 符宇群 摄 当日比赛共设登山定向赛、短距离定向赛两个项目。其中登山定向赛场地设置在霸王岭雅加景区,赛道直线距离长1.2公里,难度较小,主要面向青少年、少年及亲子组等业余组别;短距离定向赛以霸王岭小镇及周边地区为赛场,分设两段赛道,分别是1.5公里和2.8公里,面向的是精英、成年及青年等专业组别。 上午进行的登山定向赛中,各选手按照地图路线,穿梭在参差古木间,尽享运动快乐,揽尽霸王岭沿线生态人文之美,丈量昌江自然脉络;下午进行的短距离定向赛中,参赛选手在奇花异草间极速穿越,相遇岩洞怪石,邂逅飞瀑流泉,体验了一场诗意的定向比赛。 “这次比赛是我来海南环岛骑行的最后一站,霸王岭的热带雨林风光让我印象深刻。”来自湖南岳阳的专业组选手郑顺表示,定向运动是一项健康的智慧型体育项目,是智力与体力并重的运动,此次比赛很好地结合了热带雨林风光,在比赛中还能与大自然共同呼吸,十分惬意。 霸王岭国家森林公园,地处海南西部旅游开发的中心位置,享有“热带雨林展览馆”“天然氧吧”等美誉,曾经面临灭绝的热带珍稀物种——海南长臂猿,就唯一分布在这里,是海南乃至整个亚洲不可多得的物种基因库。经过多年的开发建设,霸王岭已成为国内外知名、生态环境优美、民族风情浓郁、文化魅力独特的热带雨林文化休闲度假综合旅游目的地,是体育、生态、旅游、探险完美结合的理想场所。 昌江黎族自治县委书记黄金城表示,通过体育赛事的成功举办,希望带动昌江冬季旅游文化的发展,尽早实现“冬季到昌江来看比赛”“冬季到昌江来登霸王岭”,加强体育+旅游的深度融合,以此打造海南首个“冬季热带雨林体育赛事基地”,让“冬登霸王岭”与“春赏木棉红”旅游品牌交相辉映,成为昌江旅游文化的金字招牌。 近年来,昌江利用木棉、芒果、海湾、雨林等昌江特色旅游资源,在春夏秋冬四季,分别推出”春赏木棉红””夏品芒果香””秋游棋子湾””冬登霸王岭”四大主题旅游活动,使游客一年四季到昌江游有所乐。 本项赛事是2018-2019海南昌江“冬登春赏”黄金旅游季系列推广活动的最后一场冬季赛事,由国家体育总局航空无线电模型运动管理中心、中国定向运动协会、海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共昌江黎族自治县委、昌江黎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指导。(完)

“德语翻译家”张玉书 最懂茨威格的人走了

《张玉书译文自选集》于2013年12月出版,该书选入了他60年翻译生涯中的优秀代表作。受访者供图 姓名:张玉书 性别:男 终年:85岁 去世时间:2019年1月5日 去世地点: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去世原因:因病逝世 生前身份:著名德语翻译家,北京大学德语文学教授,译有《人类群星闪耀时》、《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作品。 1月5日13时57分,在昏迷数日后,翻译家张玉书还是走了。 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哔”声持续良久。然而这位被誉为“最懂茨威格”的老人留下的精神财富却持久回响。 1月6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发文称,“他为我们打开德语文学世界的一扇窗,翻译大量海涅、茨威格等作家的作品,他的去世是中国文学翻译界的重大损失。” 为茨威格“正名”的翻译家 1934年的上海,黄浦江上船只川流不息。这一年,张玉书出生。此后数年,他接受了西式教育。 1953年,张玉书进入北京大学西语系德语专业学习。四年后,留校任教。1985年,他被北大特聘为首批博士生导师。 此后的34年间,张玉书有了更多社会头衔和身份:北大西语系学术委员会主席、德语教研室主任、世界文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德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 但最为人所熟知的,是他用毕生,带领无数中国读者,走进了一位犹太文豪的精神世界。 在北大西语系任教前后,张玉书翻译了大量茨威格作品,《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人类群星闪耀时》《昨日世界》…… 他以精妙隽永的“译笔”,深受广大读者喜爱,也因此,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了“资深翻译家”的称号。 张玉书走后,《光明日报》对他的贡献这样“定调”:从事德语文学研究近半个世纪,是目前国内德语文学界的元老级人物。 谈起张玉书与这位“世界文坛最杰出的三大中短篇小说家之一”的结缘,其实起于一本历史人物传记。 谭玛丽先生是张玉书的启蒙老师。一次偶然机会,他把茨威格写的历史人物传记《约瑟夫·富谢》送给他。 这本传记讲述了法国大革命时期,一位见风使舵的政要人物。张玉书阅后,深受震撼,便萌生了翻译的念头。 “之所以翻译此书,是想把它介绍给中国读者,以警示后人”,他曾在一篇自序中这样写道,“从这本书启程,我走进了这位奥地利作家的内心深处”。 张玉书说,阅读、翻译茨威格作品,“了解愈深、敬佩愈重”。 翻译数年后,在2007年,他根据多年的教学、翻译体会,出版了一本书,《茨威格评传:伟大心灵的回声》,“想帮助读者,了解茨威格含蓄内敛的心灵世界,尝试探索他的自杀之谜”。 书中,张玉书这样描述第一次读到茨威格作品的感受,“最早读到的,是《世界文学》上发表的《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当时感觉就是,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妙的描写方法”。 他解释说,爱情描写起来,不都是羞答答的,或是《金瓶梅》那样的,“茨威格的爱情描写,非常优美、高雅、细腻,诗意浓郁。” 茨威格也因此在中国曾被误解。 随着《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热带癫狂症患者》《雨润心田》等作品风靡,在很多读者印象里,茨威格是一个“只会描写风花雪月、不关心政治的流行文学作家”。 但张玉书却坚定地予以了否认:茨威格是一个以独特方式,抗击专制暴政,反对纳粹的斗士。 于是,他身体力行、奔走相告,“我们应该为茨威格正名,他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愿意用自己的力量,跟法西斯进行斗争的勇敢作家。” 很多年后,张玉书回忆起这段历史,仍会“倍感惋惜”:“极左思想下,传统学术界把茨威格放得很低。虽然茨威格曾犹豫过、彷徨过,但最后,还是写就了《象棋的故事》和《昨日世界》,表现了反法西斯斗争终将胜利的信念。” 研究德语诗歌的专家 茨威格和张玉书,是中国读者印象里常被捆绑在一起的两个名字。一个在国际文坛间被放逐、游走;另一个,如“影子”般存在,名字躲在著作者之后。 茨威格的作品,并不是天生自带光环,在法西斯控制的欧洲地区,被禁止发行。而茨威格本人最终在南美自杀。 张玉书说,南美虽好,却没人能读懂他的作品,就像《象棋的故事》所说的,“沉在海底里的一个密封箱”,没有了鲜花与掌声,他失去了活下去的耐心。 但实际上,为更多读者所不知的是,张玉书的另一重身份——研究德语诗歌的专家。 张老曾说,翻译茨威格,仅仅是工作中的一部分,而他的翻译工作,还包括研究、翻译德国诗人——海涅和席勒。 张玉书的翻译和研究,以海涅、席勒、茨威格为重点,学术“触角”延伸到德国浪漫主义、德国魏玛古典文学和十九、二十世纪之交的德语文学。 张玉书希望,中国读者不仅能读到茨威格,还能多多了解海涅和席勒。 张玉书接受采访时曾说,“这几位大师从不同的方面给我力量,为我树立榜样”,他推介说—— 席勒具有超人的毅力,过人的勤奋,崇高的理想和高尚的品德。他几乎一直带病工作,虽只活了46岁,便英年早逝,但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海涅既是诗人又是战士,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是警世者。他们的戏剧、诗歌、散文都给人以审美的愉悦和人性的升华。 “和茨威格一样,两位诗人的作品,不仅给人以审美的愉悦,他们的理想主义和文章风骨,也鼓舞了一代代的读者”,张玉书说。 去世前仍不忘工作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张玉书教授,永驻光明中。” 1月6日,北大外国语学院德语系副教授胡蔚,亲自撰写张玉书的讣告,发布在学院的官网上。 胡蔚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张老暮年,不顾年事已高,依然创办了中德语言文学文化年刊《文学之路》,为德语学术刊物做出开创性贡献。 彼时,胡蔚刚从海外回国,“学术上,还处在成长过程”。她觉得,张老的《文学之路》,“提供了一个与国内外同行、前辈交流的平台,使我获益匪浅”。 在2013年12月出版的《张玉书译文自选集》中,“作者”一栏内容,对其创办《文学之路》一事,做了详细披露—— 1999年,张玉书当选为国际茨威格学会理事。同年,他创办并主编了中国日耳曼学第一本德语年刊《文学之路》。 张玉书离世后,网友发帖缅怀他,“他是可以与茨威格灵魂对话的人”、“您带我领略了茨威格的魅力”。 “第一次,我不仅对作者,还对译者充满了敬意。”一位钟爱茨威格作品的读者曾感叹:茨威格式的沁入心扉的思想冲击,最大程度呈现在张玉书先生的译本中,“您的翻译架起了桥梁,一端是我,另一端是茨威格的心里”。 复旦中文系教授王宏图说,“中国德语翻译家中,翻译茨威格的人不少,但张先生对此花了极大的工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茨威格在中国的传播,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张先生的努力。他的译文精准、流畅,传达了原作的神韵,译作的风格对中国本土作家的创作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清华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周琴回忆,住院前,张老还在努力翻译着茨威格的《与妖魔搏斗》,“这种精神,为之感叹”。 1月15日,张老女儿因家事繁忙婉拒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她说,家里只举行小型追悼会,一切从简,“这是父亲离世前的遗愿”。 欧阳韬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外编室主任。张老病危时,他去探视。张玉书见到欧阳韬的第一件事,是和他谈谈新书的前言,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欧阳韬告诉新京报记者,1月5日,张玉书离世这天,距他翻译的《茨威格小说全集》出版上市还有4个月时间。 “可他却再也看不到了”,欧阳韬惋惜道。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曹梦怡

关键点球拯救国足 郜林:有信心一定会打进那粒点球

“一定能打进吧。因为每个人都那么辛苦,大家都全力以赴地去拼这场比赛,然后自己也非常有信心,觉得一定能打进。也算是压力的一种释放吧,因为这场比赛大家确实也对我们抱了很大的希望,我们每个人也希望去把比赛踢好。但淘汰赛肯定会有所负担,所以直到上半场丢球后,下半场大家才把包袱放下了,然后就踢得更好了。” 算上本场对阵泰国的比赛,郜林已经连续四场比赛登场。谈及伊朗等潜在的对手,他表示希望能够继续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帮助对手,并认为国足每个人都会拼尽全力。 “非常渴望能有一个进球能够帮助球队。今天运气不错所以挺开心的。我觉得放松心态全力以赴,在比赛中全面地展示每个人的能力吧。比赛都是这样,90分钟不结束你不会知道结果。但是每个人都会努力,在每一分钟都拼尽全力。”郜林表示。(完)

亚洲杯-稳!富安健洋头槌 日本1-0沙特进8强战越南

网易体育1月21日报道:

1月21日19点,2019亚洲杯1/8决赛日本与沙特的比赛,在沙迦体育场进行。最终,日本1-0小胜。第20分钟,富安健洋接柴崎岳角球助攻头球破门。日本挺进8强,1月24日21点1/4决赛对阵越南。

此前,日本3战全胜以F组头名身份出线,沙特2胜1负获得E组第2晋级。

【精彩瞬间】

开场仅51秒,莫卡赫维左路斜传,法提尔反越位前插至禁区中路甩头攻门球偏出左侧立柱。

第14分钟,比希右路边线附近任意球斜传禁区,莫卡赫维后点头球攻门同样偏出左侧立柱。

第20分钟,柴崎岳左路角球传中,富安健洋小禁区线上力压法提尔头球破门,日本1-0领先!

第35分钟,比希弧顶前沿射门踢疵,巴赫布里右侧禁区线左脚弧线球射远角稍稍偏出。

第47分钟,多萨里禁区线上右脚弧线球搓射,可惜没有打上力量。

第58分钟,多萨里25米外突施冷箭打飞。

第60分钟,日本中场右路长传发动反击,武藤嘉纪禁区左侧左晃右扣,过掉布赖克后小角度射门,法提尔封堵后球偏出左侧立柱。

第62分钟,穆瓦拉德右路底线处突破吉田麻也后杀入禁区倒三角回传,多萨里禁区中路抽射居然打飞,沙特浪费了开场以来最好的得分机会。

第65分钟,巴赫布里右路胸部停球,随后稍做调整距离球门30米突然起脚远射,球擦着右侧立柱稍稍偏出。

第71分钟,沙特右路斜传禁区,布莱希后点近在咫尺的头球攻门顶远角高出。

第85分钟,柴崎岳右路任意球斜传禁区,远藤航门前头球偏出右侧立柱。

最终,日本1-0淘汰沙特进入8强。

【双方阵容】

日本(4231):12-权田修一;5-长友佑都、22-吉田麻也、16-富安健洋、19-酒井宏树;7-柴崎岳、6-远藤航;8-原口元气、9-南野拓实(77’14-伊东纯也)、21-堂安律(89’18-盐谷司);13-武藤嘉纪;

未上场替补:1-东口顺昭、2-三浦弦太、3-室屋成、4-佐佐木翔、10-乾贵士、11-北川航也、15-大迫勇也、20-槙野智章、23-丹尼尔-施密特

沙特(4141):21-奥韦斯;13-沙赫拉尼、4-布莱希、23-法提尔、2-布赖克;14-奥泰夫(78’9-赛阿里);16-莫卡赫维、10-多萨里、20-比希(56’8-谢赫里)、11-巴赫布里(88’18-加里卜);19-穆瓦拉德;

未上场替补:1-阿卜杜拉、3-阿姆里、5-豪萨维、6-胡莱夫、7-法拉杰、12-沙姆拉尼、15-加利卜、17-海巴里、22-亚米

作者:小瓷碗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来源:网易体育